今天抽到ssr了吗

折寿了,魔道众人竟公然在网上向粉丝要钱

没听过春山恨:

微博体
黑便全魔道x
伪全员向
忘羡/追凌/宋晓/微量曦瑶
ooc


感觉自己写的越来越无聊了嗝



云梦――魏无羡V:我,魏无羡,买天子笑,打钱



“买买买,羡羡要什么都买”


“总觉得这个时候应该手动艾特蓝忘机???”


“蓝忘机:专属于魏无羡的钱袋子”


“猝不及防一口忘羡糖!”


“忘羡大法好(好像歪楼了)”


“忘羡大法好(嗝就我在意云深不知处禁酒吗?)”


“忘羡大法好(蓝忘机的老婆绝不抄家规)”








姑苏――蓝忘机V:我,蓝忘机,天天,打钱


“假的蓝二哥哥???”


“咳……想看天天”


“这真是一条she情的微博(天天是什么我真的不知道)”


“天天还要集资,有避尘不就够了,要不再加个陈情”


“口意楼上,可能是床垮了???”


“那什么,我还是觉得是魏无羡的天子笑集资完了”


“哈哈哈哈哈哈从羡羡的微博回来,可能是一起喝了天子笑吧”


“哈哈哈哈哈假酒害人,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发了一条极其雅正的微博”


“总攻天子喜爱,一杯全放倒,你们还是先去滚去天天吧”


“好好好我打钱,你们去天天吧哈哈哈哈哈哈”







兰陵――金光瑶V:我,金光瑶,买增高垫,打钱


“今天的瑶妹自黑了吗?”


“金麟台会缺钱吗哈哈哈哈哈”


“兰陵金麟台兰陵金麟台金氏鞋垫厂倒闭了,兰陵金麟台最大鞋垫厂倒闭了,王八蛋王八蛋老板金光瑶买了一堆增高鞋垫,欠下欠下三点五个亿,穿着他的增高垫跑了”


“哈哈哈哈哈哈楼上有毒,我瑶七米一……吧?”


“不不不,明明是一米……吧”


“别说了在买增高垫这件事上我绝对的支持你哈哈哈哈哈哈”


“不仅给你打买鞋垫的钱还给你打买帽子的钱哈哈哈哈哈”


“其实让瑶妹他二哥亲亲抱抱举高高就可以了”


“楼上莫名的好有道理”


姑苏――蓝曦臣V:我,蓝曦臣,读弟,打钱


“哈哈哈哈哈姑苏读弟机,名不虚传(比较想知道读到的内容)”


“读弟还带要钱的???泽芜君你变了”


“可能是从蓝忘机脸上读到了一些不可描述的内容,收到了精神损失”


“比如说,天天?”


“哈哈哈哈哈今天的蓝大又读到了什么体位”


“哈哈哈哈哈今天的蓝大又不明觉厉的吃到了一口狗粮”


“哈哈哈哈哈今天的蓝大也很绝望,欺负我家阿瑶不在云深不知处啊”


“蓝曦臣:为什么还会有读弟能读到天天这种操作,欲言mmp又止”


“蓝大脸上笑嘻嘻,心里mmp,你们冷若冰霜的蓝二哥哥其实心里正在想着天天”
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莫名的心疼是怎么回事”







兰陵――金如兰V:我,金凌,种思追,打钱


“种他种过的思追???”


“惊现思追小天使又一次被种,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”


“哈哈哈哈哈楼上的我选择人性的泯灭”


“所以说金凌这次种思追是魏无羡教的还是蓝忘机教的”


“楼上问得好我觉得是蓝思追言传身教的”


“蓝思追:真的不是天生的泥土香味,而是后天被种出来的”


“哈哈哈哈哈哈楼上,不仅有泥土的香味,还有从兔子堆里出来的味道”


“思追小天使这么久没发微博了不会是真的被种了吧哈哈哈哈哈”


“心疼思追一秒钟继续哈哈哈哈哈哈”






清风明月――晓星尘V:我,晓星尘,舞剑,打钱


“舞……舞剑???”


“道长你不至于穷到卖艺吧哈哈哈哈哈哈”


“这莫不是传说中的墙角算命晓星尘,街头卖艺宋子琛”


“楼上反了,这次是街头卖艺晓星尘”


“霜华一动惊天下,我便极乐净土来和???”


“哈哈哈哈哈哈楼上,惊现极乐净土什么鬼”
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霜华:我不是我没有”


“哈哈哈哈哈哈霜华不要面子啊”


“哈哈哈哈哈哈你们对清风明月一无所知”


“济世救人不如舞剑哈哈哈哈哈”








傲雪凌霜――宋子琛V:我,宋子琛,摘星星,打钱


“摘星星?是我想的那个摘星星还是我想的那个摘星星?”


“我觉得他说的摘星星就是你说的摘星星”


“我觉得宋岚说的摘星星就是楼上觉得的楼上上说的摘星星”


“星星,晓星尘?”


“楼上真相,看上面拗口了那么久脑壳痛”


“哈哈哈哈哈管管你家道长,他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打算舞剑了”


“哈哈哈哈哈就我觉得宋子琛可能会和晓星尘一起,街头卖艺晓星尘,墙角算命宋子琛”


“哈哈哈哈哈惊喜,刺激,意外”







义城――薛洋V:我,薛洋,买糖,打钱


“买买买,把整个义城糖果铺都买下来给你”


“不是,我洋买糖……还给过钱???”


“哈哈哈哈哈楼上,社会我薛洋,买糖还不给
钱”


“就他一个米酒不甜就掀摊子,就他一个马赛克能装一罐子”


“哈哈哈哈唱出声系列”



云梦――江澄V:我,江澄,买狗粮,打钱


“云深不知处那――狗粮多”


“哈哈哈哈哈楼上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,我竟无言以对”


“江澄不想和你们说话并向你们扔来仙子茉莉妃妃和小爱”


“狗粮由本舅妈包了”


“楼上走开,我才是金凌他舅妈”


“放肆,本宫一日不死你们终究都是妾”


“上面惊现舅妈团!”


清河――聂怀桑V:我,聂怀桑,学习,打钱


“给大佬递春宫图”


“给大佬递春宫图”


“给大佬递春宫图”


“哈哈哈哈哈上面的队形真是整齐”


“学习=看春宫图,get新操作”


“听说柳宿眠花春山恨不错”


“歪楼了,顺便安利下柳宿眠花写的姑苏恨”


“折寿了,聂怀桑要学习了”


“说好的陪我们一起一问三不知呢”


“咳,可能是聂大回来了哈哈哈哈”


“聂大给的学习资料,我感动吗,我不敢动”






#魔道祖师##百字令##聂怀桑#

顾宸安:


未识
不净世
闲散度日
画扇游湖池
摸鱼逗鸟吟诗
逍遥无虑少年时
平淡安稳勿念壮志
总有兄长威严相护持
怎料横祸徒留孤寂满室
数年隐忍挣扎单纯失
此恨难消墨染白纸
养晦韬光自暗示
重振清河聂氏
一问三不知
若愚大智
恩仇止
弗啻


by:顾宸安


注:
1.不净世:清河聂氏的仙府,也指浊世
2.弗啻:不仅。个人理解,怀桑不仅仅是大仇得报,以后的路也会更有利…


严格的百字令除了押韵还要不重字,但是为了保留原意就没改“一问三不知”和“不净世”